老女人下面毛荫荫的黑森林

<acronym id="1qgg9"><strong id="1qgg9"></strong></acronym>
  • <p id="1qgg9"></p>
    <acronym id="1qgg9"><label id="1qgg9"><address id="1qgg9"></address></label></acronym>

    <track id="1qgg9"><ruby id="1qgg9"></ruby></track><acronym id="1qgg9"><strong id="1qgg9"></strong></acronym>
  • 新聞分類

    熱門關鍵詞

    聯系我們

    寧波芯健半導體有限公司

    地址:寧波杭州灣新區庵東工業園區華興地塊中橫路18號

    郵編:315327

    郵箱:sales@chipex.cn

    電話:(86)-574-63078606;

              (86)-574-63078608-8858


    臺灣半導體:“開放”不可怕,畏懼“開放”的心態才可怕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臺灣半導體:“開放”不可怕,畏懼“開放”的心態才可怕

           陸半導體市場是你們唯一的選擇,對臺灣半導體產業而言,‘開放’不可怕,畏懼‘開放’的心態才可怕”


      面臨危機,如果因應得宜,往往能成為轉機,帶來新的成長機會。而且若是在財務能力、創新技術、市場需求以及國家安全等諸多因素都能妥善處理的情況下,此成長更將展現出爆炸性的動能。


      不,這可不是在寫間諜小說,而是我觀察近來半導體產業最新情勢所做的一項總結。


      多個彼此牽動的因素已改變了半導體產業的樣貌——包括需求驅動力量的改變、日益攀升的研發成本、客戶高度集中帶來的ASP壓力以及投資風險——這已使業者的獲利能力降低,并加速了市場的整并,最終卻又帶來了更嚴苛的新挑戰。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近來的作為更加劇了此情勢的發展。身為全球工廠的中國,正積極升級經濟實力,朝更高附加價值的方向發展,讓產品標簽從“在中國制造”(Made in China)轉變為“由中國制造”(Made by China)。


      中國市場約占全球半導體需求的四到五成。盡管中國消費者對于電子產品的購買能力日益提升,但這些進口的半導體元件絕大部份都內建于終端產品中,再重新出口。根據中國政府之前推行的半導體政策——讓我們稱它為‘China Semicon V1’(俗稱18號文件,2000年6月發布的《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中國約有九成的半導體元件仍依賴進口,而且其中很大的比例是來自于臺灣。


      所以,如果中國打噴嚏,臺灣就感冒了。


      讓我舉個例子來解釋這個規模有多大。在2013年,中國進口半導體元件所花費的支出比它進口石油的金額還大。所以對中國來說,半導體不僅是一個策略性產業,而且是攸關國家安全的大事。


      因此,在2014年6月,中國認清了China Semicon V1的缺點,發布了一個更市場導向的政策China Semicon V2(《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2014年6月發布)。這項政策延續了Semicon V1的既有思路(技術開發的國家型計畫),并透過新的省級獎勵計劃、更強大的財務實力(國家IC基金、多家地方政府的投資基金以及國營/私營夥伴關系)以及新的反壟斷行動等,將其進一步作了提升。China Semicon V2還獲得了2015年6月公布的“中國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計劃支持,目標是要提升中國的制造能力。


      那么,接著會發生什么事情呢?透過公開收購與少數股權投資,中國政府的政策與財務支援將直接推動多家企業整并,并間接鼓勵英特爾、高通和其他業者以財務或其他的形式也共同參與進來。這些行動已成為眾所矚目的頭條新聞,并為銀行業者、律師與顧問公司帶來了大筆生意。因此,未來很有可能會出現一或兩家大規模的中國半導體企業,能夠與聯發科和高通一爭高下,并搶食他們的訂單。


      這將會是很嚴重的威脅。

      但是,這對于造就臺灣經濟奇跡的創造,并將其出口型經濟從勞力密集提升為技術密集的臺灣半導體產業來說,將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呢?雖然從新竹到福州的實際距離只有135英哩,但有時候,它們之間卻好像有10萬英哩之遙。


      臺灣的經濟部(MOEA)已經松綁了臺灣半導體業者在中國的投資限制,但卻仍然禁止中國資金進入臺灣的半導體公司。經濟部將中國視為潛在威脅,因為必須保護臺灣的商業機密、知識產權(IP)以及工作機會。但若放眼看看2015年的全球半導體生態系統,我們可以發現,經濟部的做法只是徒勞無功罷了!


      其實IP可以從Imagination、新思和其他業者取得。英特爾和高通加入中國生態系統的發展,將有助于中國半導體產業實力的提升。中國的國家IC基金與其他機構也將積極收購臺灣以外的企業、資產以及IP。與此同時,每一天,中國的設計工程師都將成長,并超越美國、歐洲、日本、臺灣和韓國對手過去曾攀越過的學習曲線。在此環境之下,臺灣政府的限令不僅錯解國家安全議題,還讓臺灣的半導體產業孤立于現今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正在發生的重要產業移轉,更何況這個市場就在對岸,而且說著同樣的語言。


      當然,產業政策也受到地緣政治的影響,在此案例中,臺灣海峽便是一道鴻溝。在中國,有些人想要統一,因此利用經濟依賴性作為達成目標的工具。而在臺灣,有些人想要與中國維持良好的關系,但是要維持臺灣的政治主體性。


      若能成為所謂“紅色供應鏈”中的關鍵成員,臺灣的半導體業者將能享有中國市場的龐大商機。務實的措施能保護商業機密、IP以及工作機會(這些是應該盡量保護的),而限制則可進一步放松,但不是完全解除。


      然而,時間是不等人的。臺灣將于2016年1月選出下一屆總統。由于選舉在即,臺灣經濟部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變更投資限制。欲贏得中國市場商機,必須在臺灣業者被中國競爭對手取代的風險中取得平衡。但是,與其被排除在外,不如起身奮戰。


      就實際面來看,臺灣真的無需因為松綁或解除經濟部現行限令而感到害怕。要成就半導體產業,所需要的不只是金錢而已。隱藏的知識、管理智慧、以及永續的競爭策略(不是價格競爭,這已造成惡性競爭并傷害了許多中國晶片業者)才是真正的關鍵。


      大筆的金錢必然會刺激大陸半導體產業發展,但同時大陸業者也需要警惕風險并面臨挑戰,因為隨著企業規模的擴張,經營能力等軟實力也必須同步提升。通過與大陸的共同投資,臺灣半導體業者將能降低被取代的風險,還能擴大資源,進一步擴展競爭優勢。


    老女人下面毛荫荫的黑森林